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7 兰州晨报出版






2020年03月26日

历史眼

一块铜牌揭示 匈奴人的生活细节

青铜镂空双驼饰牌

甘肃省博物馆,藏着一块不起眼的铜牌——青铜镂空双驼饰牌。这块铜牌为长方形,镂空铸造,主打图案为一对骆驼。这是甘肃民勤出土的一件国宝级文物。它揭开匈奴人生活的诸多细节,也证实匈奴和汉王朝能对抗两三百年,那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据专家考证,青铜镂空双驼饰牌是战国到西汉时期,河西走廊游牧民族匈奴人所使用。这时,正是匈奴在草原上突起之时,他们征服了甘肃河西走廊游牧的乌孙、月氏人,将石羊河下游的民勤一带,作为匈奴休屠王的游牧之地。

骆驼作为铜牌的主打图案,也是比较少见。骆驼如今是离我们很远的动物了,但在几十年前,铁路没有开通,丝绸之路就是骆驼队连接起来的,至今人们还把丝绸之路上的一些道路称之为驼道。

这块铜牌展现了匈奴人很高超的铸造技艺。它的边框采用连珠点进行装饰,构图则采用对称方式构图。整个画面用一对低头在草原上吃草的骆驼为主体,然后用骆驼的头、脚、驼峰、尾巴,同边框连接起来,增加了铜牌的牢固性。

在设计上表现得很直白,有着非常强的写实感。它是当时匈奴人草原生活的直接反映。这些年,北方各地出土匈奴铜牌,有虎虎相搏的,有虎鹿、虎羊相搏的,都是对当时草原生态状况的反映,也是匈奴人游牧生活细节的再现。这些铜牌,人们称为饰牌,用途多为腰带、带扣、马具、装饰等等。

它们透露出的信息是多样的。首先是墓主的身份标志。铜牌制作越精细,就表明墓主的身份越高贵。其次是匈奴人实力的展现,铜牌的精细程度无法同汉军的弩机相比,但其粗犷,也是别具一格,至少说明匈奴人铸造钝器、刀矛、箭头是没有问题的。匈奴人的铸造工艺已经有了相当高的水平。这一点,人们在北方丝绸之路沿线,发现了大量的鄂尔多斯风格青铜器及从发现的匈奴金制王冠上得到印证。

其三,也说明匈奴人的交通工具,不仅是我们过去所说的马或者是战马,骆驼也是匈奴人的交通主力。因为发现这块铜牌的地方,为匈奴休屠部的活动范围,可见在当时骆驼已经成为匈奴人迁徙往来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

这块铜牌从一个侧面证实了匈奴人的军事实力。

文/图 王文元

--> 2020-03-26 历史眼 1 1 兰州晨报 content_5902.html 1 一块铜牌揭示 匈奴人的生活细节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