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7 兰州晨报出版






2021年01月14日

神秘的牛首人身像,牛年说说古代河西那些“牛”

高台骆驼城出土的“牛耕图”壁画砖

高台许三湾出土的画像砖

高台县南华镇一座墓葬照墙上的牛首人身、鸡首人身像。

2021年是中国历史上第79个辛丑年。辛丑为干支之一,顺序为第38个。历史上第一个辛丑年是公元前2660年。辛丑年为牛年,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牛一直伴随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活动。在甘肃河西中西部地区诸多魏晋墓葬中,就出土过许多与牛有关的画像砖、砖雕等文物,充满了生活气息和神秘色彩。

画像砖上的牛耕图

在甘肃省的河西走廊,分布着大量魏晋十六国时期的墓葬,其中有不少的画像砖墓,这些画像砖墓集中在民乐、高台、酒泉、嘉峪关和敦煌一带。画像题材涉及当时社会生活及信仰的各方面,有反映现实生活的庖厨、宴饮、百戏、乐舞、出行内容的生活场景,也有描绘农耕、采桑、屯垦等情形的生产场景,更有一些神秘的反映升仙思想的神仙、仙人、力士等。

在高台县博物馆,就收藏着反映农牧业生产题材的壁画48幅,其中28幅出土于高台地区,包括12幅彩绘壁画砖,生动地再现了当时河西农业生产的情形。

在高台县骆驼城南墓群出土的一块二牛抬杠“牛耕图”壁画砖,画面用墨线勾勒了一位农夫,左手执鞭,右手扶犁,细看,两头牛的牛鼻上穿孔,用细细的长绳牵着牛鼻子,用来控制耕牛。一根犁衡架在两头牛的肩上,固定两头牛的距离,协调两牛的行动。两头牛迈开蹄子向前拉犁,农夫正呼喝着扬鞭抽打耕牛。这正是魏晋时期河西地区的人们普遍采取的二牛抬杠犁地法。

在高台许三湾东南墓群出土的彩绘耕地图中,描绘的是一人一牛的耕作方式。图中一位农夫用一头牛耕地,没有绘出牵牛的人。这幅图中的牛,鼻环穿绳,弓背拉犁,尾巴上翘,左前蹄奋力前迈,牛头昂起,似乎十分吃力。牛身后,有一农夫,身着白色交领衫,间饰红彩,左手握绳,右手执鞭。很显然,这是一位汉族农夫正在犁地。

除了牛耕图,高台县博物馆收藏的画像砖中,还有播种图、耱地图等,这些画像砖中,都是一头牛在农夫的驾驭牵引下劳作。

从这些小小的壁画砖,我们可以想象到当时河西地区农业生产的完善和繁荣。

河西之畜天下饶

牛在古代曾被当做国宝,在农业社会,牛作为一种生产畜力,“农为牛本,有功于世”,地位很高。

在古代很长一段时间里,宰杀耕牛属于违法行为。在三千多年前的西周时代,规定“诸侯无故不杀牛”。汉朝时,《汉律》规定“王法禁杀牛,犯禁杀之者诛”,随便杀一头青壮耕牛,是要掉脑袋的。

另外在古代,牛除了用于耕作发展农业之外,还是运输物资的主力。牛和马在古代同属于战争奇缺物资。《唐律》记载:“马牛军国所用,若有盗杀者,徒两年半。”牛不仅可以拉车运输物资,死去后仍然可以服务于战争,民间耕牛死亡,牛皮、牛筋必须上交官方,用来制作战靴、弓箭等,不得藏匿。可见牛在古代社会中的重要作用。

早在先秦时期,河西地区畜牧业发达,牛马成群。汉代以前,这里是少数民族游牧区,汉武帝派霍去病出征,袭击匈奴,收取河西置五郡,大量移民河西,派发种子耕牛,开发河西,使得河西地区农牧业进一步繁荣起来。史书记载,河西地区“习俗颇殊,地广民稀,水草宜畜牧,故凉州之畜天下饶。”

河西地区的牛多到什么程度呢?举一史例,三国时期,魏将曹真率军征讨叛乱的卢水胡,一次作战,就获取羊111万只,牛8万头。卢水胡是汉代至南北朝时期活跃于中国西北的少数民族,族源复杂,既有匈奴、月氏的成分,又吸收了羯族、氐羌等部族,因而兼具白种人和黄种人的特征,其核心成分被认为是源自商代的卢方。

除了史料记载,高台县骆驼城土墩墓群2号墓的壁画砖中,大量描绘了当地放牧的场景,有牧马图、牧羊图、牧驼图,甚至还有牧鹿图,当然也少不了牧牛图。在嘉峪关魏晋墓中,也有畜牧图画像砖,图中一人正在放牧牛群和羊群。

自汉武帝经略河西以来,不断移民戍边,屯田发展,使河西地区成为绿洲农业区。充足的畜力、来自中原的移民带来先进耕作技术,广阔的土地和适宜的绿洲自然条件,使得河西地区一度十分繁荣富足。

河西魏晋壁画墓中出土的数量众多的农耕图画像砖,象征着墓主人富足的生活和财富。

神秘的牛首人身像

富足的生活条件下,人们开始追求精神生活。

位于酒泉肃州区果园乡西沟村的5号魏晋壁画砖墓,墓室三室,青灰条砖砌就,四壁建筑极其考究,壁画砖内容丰富,色彩艳丽,画面逼真。这座墓葬,墓道长37米,墓门两侧用条砖平砌,顶部券拱达7层,其上有照墙,在照墙的第二层右侧镶嵌着一块牛首人形砖雕,左侧镶嵌的是一块鸡首人形砖雕。

两块砖雕均为素面,分别长35厘米,宽17厘米,厚5厘米,这两块砖雕以减地平雕的技法展现牛首人身和鸡首人身像,以阴线刻出形象轮廓,质朴简约,粗狂古朴。

牛首人身、鸡首人身图像在甘肃河西中西部地区的高台、嘉峪关、敦煌等地的魏晋墓中先后都有发现,它们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依附于阙门左右同时出现的。

牛是人类最早的图腾之一,代表了力量和丰饶,相传神农就是牛首人身。墓室中的牛首人身砖雕,反映了当时的墓主人希冀神灵护佑,在另一个世界依然能衣食无忧。

也有一种说法颇具神秘色彩,认为墓室中的阙门是“升天之门”,可以“上贯天庭”,而守在阙门两旁的牛首人身像和鸡首人身像是一种神灵。

古人认为,牛象征着大地,象征着丰饶,人们在祭祀时,上天会派出阴阳使者,阴阳使者引一牛,在古人心目中,牛具有沟通阴阳的神性。

汉代人认为牛是阴性,母性的动物。在墓室中出现的牛首人身神怪,结合它们的位置、图像内容可以推断出,这类神怪形象的神性之一就是沟通阴阳。砖雕出现在墓门位置,这恰恰是沟通阴阳的关键位置。墓室中雕刻牛首人身形象,是一种祥瑞的象征,蕴含了生者希望在亡灵的世界能有福祉降临,给家族带来好运。

不难看出,河西墓葬中的那些“牛”,代表了千年前的人们对丰收的希冀,对来世的憧憬。

撰文/黄建强 图/资料图片

--> 2021-01-14 1 1 兰州晨报 content_18129.html 1 神秘的牛首人身像,牛年说说古代河西那些“牛”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