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7 兰州晨报出版






2022年05月13日

新闻链接

美国丧钟悲鸣哀悼百万新冠逝者

2022年5月9日暮色中,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西北部的国家大教堂鸣钟千响,持续超过90分钟,以悼念美国百万新冠逝者。组织者说“消逝的生命无可替代”。教堂外草坪上,有人久久驻足,面色凝重;社交媒体上,数千人观看直播,不少人留言思念已故亲友。

哀悼场景一次次在美国重演:

2020年5月,美国《纽约时报》头版刊登一千名新冠逝者信息,以悼念美国十万新冠逝者。文章标题称之为“无法计算的损失”。密密麻麻的排版,令人触目惊心。

2020年10月,两万把空椅子、两万面小型美国国旗先后放置在华盛顿纪念碑附近;

2021年9月,66万面白色旗帜插放在华盛顿国家广场大草坪上……

数字越来越惊人,反思越来越沉重。

【疫情如“扫描仪”,凸显美国政府抗疫不力】

举个最近的例子,拜登政府今年3月要求国会拨款225亿美元防疫专款,两党阵营博弈了快一个月,总算达成一致,但将金额降至100亿美元。结果,双方又因为非法移民政策再生分歧,拨款法案至今卡在参议院停滞不前。疫情发生两年多来,华盛顿如此不科学、不担当,已令人见怪不怪。

《华盛顿邮报》日前刊发评论文章说,新冠疫情撕开了美国社会肌理,全面冲击经济,广泛扰乱社会不同层面,代价沉重,创伤深远。美国应对新冠疫情为何如此糟糕?问题出在领导力和公众信心。

政府应对鲁莽且急躁,早早鼓励民众放弃防疫,将责任推卸给各州,关于戴口罩、打疫苗等防疫措施的辩论被彻底政治化,官员、政客乃至卫生机构混乱信息侵蚀公众信任……文章中剖析并罗列的美国抗疫教训,几乎条条款款都与美国制度失灵和治理无能相关。

【疫情也如“放大镜”,凸显美国种族主义等重重积弊】

今年1月,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曾公开反思说,美国本应是应对新冠大流行准备最充分的国家,却成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美国公共卫生领域的不平等是重要原因。“美国有大量无法获得治疗的个体,少数族裔的住院率和死亡率高于普通人群。”他举例说。

美国一项研究显示,新冠疫情使美国人平均预期寿命减少了1.13岁,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降幅。其中,非洲裔和拉美裔的平均预期寿命下降了2.1岁和3.05岁,白人平均预期寿命下降了0.68岁。

美国传染病学者丹尼尔·德西蒙说,与白人相比,美国少数族裔新冠病毒感染率和死亡率均更高。

美国纽约大学学者蒂姆·雷夸思认为,少数族裔受疫情冲击更大的原因包括收入和机会的不平等,他们失业率更高,与就业相关的医保覆盖率更低,对美国医疗系统更缺乏信任。

再以美国“新冠孤儿潮”为例。研究显示,美国迄今已有约20万未成年人因新冠疫情失去了父母或主要看护者,成为“新冠孤儿”。

据新华社华盛顿5月11日电

--> 2022-05-13 新闻链接 1 1 兰州晨报 content_34760.html 1 美国丧钟悲鸣哀悼百万新冠逝者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