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7 兰州晨报出版






2022年06月23日

员工“私车公用”出事故 谁来“埋单”法院这样判

本报讯(奔流新闻·兰州晨报记者张秀芸 通讯员黄建国)随着车辆的普及,员工驾驶私家车为单位办事的现象也越来越多,即通常所说的“私车公用”。可“私车公用”过程中一旦发生交通事故,该由谁来“埋单”?6月22日,记者从甘肃省镇原县法院获悉,近日,镇原县就发生了这样一起事故,对上述问题,该县法院的判决给出了答案。

朱某系镇原县某公司员工。2020年9月某日清晨,应公司负责人要求,朱某驾驶私家车自某乡镇供水站前往公司领取供水材料。行车途中,朱某不慎将行人李某撞伤,李某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认定朱某负事故主要责任。

经当地交通事故仲裁站调解,朱某向受害人家属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60万元。其中,朱某支付42万元,保险公司支付18万元。2021年10月,朱某以该交通事故系在执行单位公务活动中发生为由,起诉要求所在公司返还其垫付的42万元赔偿金。

法院审理认为,无论是从动机、性质、目的,还是从行车轨迹来看,朱某驾驶私家车确实是在执行公务活动,属“私车公用”行为。据《民法典》等法律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故意或有重大过失的工作人员追偿。

然而,朱某在某公司没有参与的情况下,经交管部门就民事赔偿事宜达成一致协议,并且履行完毕。对此,法院认为,朱某在事发后能够主动担当,积极赔偿,对于化解矛盾、解决纠纷、维护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应予肯定。

但朱某和受害人家属达成赔偿协议时,某公司未曾参与,那么其所支付的42万元赔偿金是否合理?根据交管部门认定的事故责任,法院确定朱某应支付的赔偿金为418692.40元,该数额与朱某已赔付的42万元基本相当,可以认定为适中。该起事故系朱某履行公司公务和驾车重大过失两大原因造成,因此,朱某有权向某公司进行追偿。

至此,朱某向其所在公司追偿比例的确定,则成为本案的最大焦点。法院认为,追偿比例应综合考虑朱某当时的工作性质、事故责任、职业化程度、“私车公用”的必然性等综合因素,合理界定。在该交通事故中,朱某因在事故多发路段未尽到注意义务,明显存在重大过失,应承担主要责任。朱某虽驾私车执行公务,但用私车拉运供水材料并非完成工作任务的唯一方式,故某公司应承担次要责任。法院认定朱某与其公司过失比例为7:3。据此,法院判决该公司给付朱某交通肇事赔偿款126000元。

一审宣判后,该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日前,庆阳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 2022-06-23 1 1 兰州晨报 content_35678.html 1 员工“私车公用”出事故 谁来“埋单”法院这样判 /enpproperty-->